上海交通大学饮水思源BBS论坛

上海交通大学bbs,上海交大bbs,饮水思源,饮水思源bbs,饮水思源吧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comment (我是匿名天使), 信区: comment
标  题: HI, MY G
发信站: 饮水思源 (2006年08月04日16:03:07 星期五)

最后和G发生的故事,非常的悲情,老天似乎也非常配合这样的传奇故事。可是,最后却变
成了笑话,一个非常丢脸的笑话。

那以后,我没有再找过G,我给他说过很多次不找他了,这次好像自己真的做到了。我还记
得我最后的一次电话是关于这个笑话的解释:我给他说,真的好糗。自己假装豪放的笑。
自己说自己糗其实是真的糗,于是用这样的直率来掩饰自己。

我想我一生只会上演一次这样的戏码,我已经开始老了,将来演也演不动了。每个人都有
我们自己的倾城之恋,或卑贱或富贵,他人眼中实在没有什么,那份心和自我沉醉,只有
自以为咱的当事人才懂。

那天晚上是“珍珠”台风要来的那个晚上。我网上遇到了一个人,我不知道那跟神经达错
了,我一口断定是他,我的解释我觉得是故意回避,于是我急匆匆的打了个车杀到他家,
我死命的按门铃,没有人理睬,我坐在他家的门前,居然有段时间哭了。其实我也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杀到他家,我觉得我只是要告诉他:我死心了。半夜两点的时候,楼道里面出
现了两个巡逻的保安,他们问我,是不是需要帮忙,是不是忘记了带钥匙。我还记得我很
悲惨的站起来很绝望的说:我要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风兮雨兮,我步行回家,一身淋湿,当然了,没有哭,我不喜欢这样,也许
,这辈子,就会哭楼道里面那一次吧。我觉得我的心全部死了。我还记得那种淋湿的衣服
冷冷的贴在身上,那种感觉当时觉得有些舒服,就想很混乱很低落的时候会让冬天的寒风
刮也不觉得疼的感觉。回家的路上,我扮演了一个冷静的悲情形象,凌晨三点,回到宿舍
,我很迅速的冲澡,然后服用安眠药睡觉。

第二天早上,G来了消息,问我怎么了,说他在北京(G经常出差,大约一般的时候不在上
海)。我当时觉得晕啊。后来也征实了,他当时确实不在上海,冷静下来一想,当时其实
很多东西可以推断的。可是,人冲动的时候,一根神经,那里还想得了那么多。

于是,也许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个最悲情的形象,就变成一个笑话被糟蹋了,我给他这么
说,自嘲的这么说,想想还真是幼稚又搞笑。

其实我和G这一年都很少联系了,我只是记得4月八号(校庆)前他给我发消息,说他和他
同学在学校聚会(另外一个校区)。我过了两天还恨恨的给他说,不要给我发消息,我要
把你忘干净,忍不住了我会找你的。结果后来了一出这么丢脸的戏码。

G其实不算帅,G也不算具有个人魅力,他有点轻度三八,有时候喜欢小炫耀,甚至是去买
东西的时候,G的牙齿不好,烂牙镶牙满嘴,我曾经开玩笑给他说,反正我姐是牙医,将来
给他全部处理掉好了,G的腿也不好,看了很多医院,还是不大好。当然,总的来说,G还
是挺优秀的。G在一个著名的跨国公司有一个小头目的职务,还配了一个司机让我这样的人
很是献慕。似乎对于G来说,这样的一个工作并不容易,他们在上海的业务也一直不好,所
以G有段时间多少有些担心丢了这个工作。

我是一个比较能折腾的人,喜欢一个人,就恨不得天天一起,G很忙,我却总是喜欢见面多
些,陪我玩多些。我觉得他没有时间的话就说明他不喜欢我―――事实其实也是,他并没
多喜欢我。我记得5。1的时候,他没有和我出去,正好碰到有合适的奸情,放荡加上对G的
不爽,于是,于是,就发生了,回家的路上,G给我电话,听到我在外面,觉得奇怪,于是
我就告诉他了。于是,那个5。1,G和我一起去了动物园,我喜欢上海动物园,不只有动物
,整个就一个公园,无数高大的梧桐树,开得灿烂得一塌糊涂的大片大片的杜鹃花,那象
其他干巴巴的动物园。

再后来,再后来,似乎关系变淡了,我也知道,G认识了一个老家的女子,并且好像是认真
的,G曾经说过他应该不会结婚的,还说老了住养老院挺好的,我给他说,我不要,找不到
合适的男生,我一定会找女生结婚的,我的家庭观念很重,很传统,我不要一个人变老,
不要养老院。现在看来,住养老院的不是他,倒有可能是我。

其实我和G的关系一直没有很正式,虽然常常一起吃饭,虽然偶尔G也送我一些东西,可是
,送我这些东西的时候,我总是很高兴,心里又觉得不好,仿佛是穷学生傍人似的。所以
,当我说我们分开的时候,我执意要把手机还给他。

我记得我和G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睡觉总是忍不住象章鱼那么抱着,我一个人的时候,常常
会不自然想起。后来,有次我给G说一些很分手的伤感的话,G默默的说:我还是在的,你
不要偏激,我们还可以想过去那么抱着睡觉。

有时候,比如早上,在洗手间,有人用厕所,我在外面洗漱什么的,就忍不住心里想:怎
么搞得这么臭。其实那个时候G上厕所的时候,我也常常进去,特别是做爱结束后,G一般
都会去蹲马桶,他光光的坐在那里,灯细细黄黄的照射在身上。

我也常常想起我和G常常在沙发上看电视,吃东西的样子,G不怎么看电视,偶尔我们也看
找英文台看,是为了练习英文听力,很快的时候,G的外语也不是全部能听懂。我记得我们
一起吃早饭的样子,G几乎从来不做饭,我们总是烤面包和喝牛奶―――不怎么喜欢的食物


我也会想G有了女朋友,他是不是能应付得了。

很久没有和G联系过了,我想,也许,这辈子都不联系了。也许我会到老死都爱他,不是因
为性,不是因为他的能力,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我只是爱他,甚至是很盲目的爱这个曾
经经常拥抱的人。

现在,我经常陷入这样的胡思乱想和白日梦,我想象着自己有天赚了无数的钱,可是并不
幸福,而且我碰到了G,可是我无法原谅他,于是我们都很遗憾的活着,我到死都不快活的
活着。当然,我也常常改变剧情,就是他求我(典型的意淫)折腾了一翻后我终于原谅了
他,于是我们终于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我也会想象我不如意的结了婚,有了一个普通的幸福的家庭,可是有天突然碰到他,发现
他还是单身一人,于是我经历过痛苦的选择放弃了一切重新和他到一起。
有时候,比如早上,在洗手间,有人用厕所,我在外面洗漱什么的,就忍不住心里想:怎
么搞得这么臭。其实那个时候G上厕所的时候,我也常常进去,特别是做爱结束后,G一般
都会去蹲马桶,他光光的坐在那里,灯细细黄黄的照射在身上。

我也常常想起我和G常常在沙发上看电视,吃东西的样子,G不怎么看电视,偶尔我们也看
找英文台看,是为了练习英文听力,很快的时候,G的外语也不是全部能听懂。我记得我们
一起吃早饭的样子,G几乎从来不做饭,我们总是烤面包和喝牛奶―――不怎么喜欢的食物


我也会想G有了女朋友,他是不是能应付得了。

很久没有和G联系过了,我想,也许,这辈子都不联系了。也许我会到老死都爱他,不是因
为性,不是因为他的能力,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我只是爱他,甚至是很盲目的爱这个曾
经经常拥抱的人。

现在,我经常陷入这样的胡思乱想和白日梦,我想象着自己有天赚了无数的钱,可是并不
幸福,而且我碰到了G,可是我无法原谅他,于是我们都很遗憾的活着,我到死都不快活的
活着。当然,我也常常改变剧情,就是他求我(典型的意淫)折腾了一翻后我终于原谅了
他,于是我们终于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我也会想象我不如意的结了婚,有了一个普通的幸福的家庭,可是有天突然碰到他,发现
他还是单身一人,于是我经历过痛苦的选择放弃了一切重新和他到一起。
我也会想象我不如意的结了婚,有了一个普通的幸福的家庭,可是有天突然碰到他,发现
他还是单身一人,于是我经历过痛苦的选择放弃了一切重新和他到一起。

我也想象着某天突然在街头遇见,剧情有很多,但是有一点就是没有变,就是我“幸福”
的活着,常常自己很帅,常常是旁边有一个美丽的女配角(既然是配角,剧情不同的时候
,也可以没有的)---我这么虚荣的做着这样的白日梦,自己把一堆细节和情形想想了
一片又一篇,台词修改了又修改,版本很多,各不相同,悲惨的,欢喜大团圆的,终生遗
憾的。种种都有。我沉侵在这样的YY中,骂自己可笑后还是常常投入其中。

我常常想,其实,即使G不结婚,我们也不大可能在一起的,G不爱我,至少,他压跟没有
象我这样可以为了他不顾一切。

我常常想,我的一生,也许就只爱这么一回了,快乐有多少,伤就有多深。每个深爱过的
人,失去了,一辈子,灵魂的最深的地方,永远都有一个清晰的痛。而我们的俗气的真实
人生,还需要按部就班的过,也许,也许有天,回头看看,笑笑,只觉得自己曾经年少幼
稚过。

G说他要结婚了,不知道现在结怎么样了?也许快了,也许已经结了。

--

※ 来源:·饮水思源 bbs.sjtu.edu.cn·[FROM: 匿名天使的家]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09/28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我最大的缺点,就是缺点钱。